设为首页  |   收藏本站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资料下载  |   管理员平台  |  工作平台  |  举报平台
 
 
 

一心只要《转法轮》 家散人去落单身

时间:2021-5-17 22:57:49

一心只要《转法轮》 家散人去落单身
作者:侯春霄·2021-05-14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孙世红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,再次带着微笑出现在众人面前。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她又像从前一样,重新过上了按时上下班的安稳日子。她在人前总是笑呵呵的,让人丝毫看不出心灵遭受过巨大的创伤。

如今,五十多岁的她变成了孤身一人。她与丈夫离了婚。而令人备感痛惜的是:当初他们是从自由恋爱起步走到一起的。说到女儿,则更让她伤心:这个独生女儿连见都不愿意见她一面。

不为别的,只因为她信了罪恶的邪教“法轮功”。

孙世红家住黑龙江宁安农场,原来在宁安啤酒厂工作。1990年,她与热恋中的男友组成了幸福的小家庭。婚后的日子是甜蜜的,让她时刻感受到和美与温馨。等到女儿出生以后,母亲的慈爱与责任感又常常让她产生莫名的感动。

爱家的日子是美好的,只可惜那段时光过于短暂。

美好的生活于1996年被打破。那一年,孙世红沾染上邪教“法轮功”。

其实,孙世红最初习练“法轮功”只是为了凑个热闹。当时,农场的“法轮功”人员三番五次地给她讲练功这么好那么好,还不时给她送这送那。就这样,她便迷迷糊糊地跟着人家去了练功点,身不由己随别人比划起所谓的“功法”。而让她始料不及的是,这种凑热闹心态随着练功的“上层次”渐渐被洗得干干净净,最后满脑子都是荒唐的“法理”,终至于演化成对“师父”和“大法”的痴迷。

让孙世红对“法轮功”着迷的是“师父”随意杜撰的那本《转法轮》。刚开始练功的时候,她只是在闲暇时间跟“功友”一起去练功点。随着与“法轮功”人员的接触渐渐增多,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肆意渲染的“末日”“灾难”渐渐动摇了她的思想。为了逃避所谓的“世界末日”,为了去往“遍地都是黄金的天国世界”,《转法轮》里那些“神迹”日益在她头脑中显示出“功能”,使她对“师父”和“大法”的盲目崇拜不断“上层次”。

往后,孙世红越来越沉迷于练功和“学法”,“修炼”几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内容。而那本邪书《转法轮》则被她奉为“宝典”,把她一步步引向邪教深渊。她的生活被这本邪书弄得彻底颠倒:她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练功和“学法”上,还时常去参加所谓的“弘法”宣传活动,而工作反倒成了可有可无的事,家人的衣食冷暖也不再记挂于心。

“真修”使孙世红的亲情观念和家庭观念日渐淡漠,不仅朋友纷纷离她远去,就连与丈夫的生活也越来越不和谐。因为“修炼”遭到丈夫的反对,夫妻之间经常发生争吵。

“师父”在《转法轮》里说,“修炼”就是要去掉常人之情。为了“修掉”这个“情”,孙世红便什么都不要了,甚至包括自己的独生女儿。她说,那时女儿还小,经常闹毛病,可因为忙于练功“弘法”,她总是把女儿扔给丈夫,孩子发烧都不回家看上一眼。

为了“长功”快,更为了得到“师父”的保佑,孙世红还在家里墙上悬挂起“师父”的画像和“真善忍”标语,每天对着画像打坐练功。她坚信练功能使全家受益,更坚信自己是在“跟师父学做好人”,因为“师父”在《转法轮》里说要“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”。

1999年7月,邪教“法轮功”被政府依法取缔。此时,逃到国外的李洪志连续发布邪恶“经文”,以“圆满的最后机会”为诱饵,以“销毁”与“形神全灭”相胁迫,蛊惑信徒“走出去”进行所谓的“护法”,甚至不惜以危险方式对抗政府、扰乱社会。这样,就使得孙世红不仅没能摆脱“法轮功”的精神束缚,反倒让本就迷乱的头脑更加混沌。

面对孙世红的痴迷,丈夫反对其“真修”的态度更加坚决,愈加苦口婆心的给她以忠告和规劝,希望让她悬崖勒马,与邪教“法轮功”一刀两断。不光是丈夫,就连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儿也近乎乞求的劝说她,试图让她在亲情感召下回心转意。但是,由于听信了“师父”在《转法轮》里说的“本来是件好事,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,其实就是帮你消业”,孙世红对这一切全都不理不睬。她把亲人们看成了阻挡自己“精进”的“魔障”,把他们的规劝看成了“师父”对自己的考验。

“弘法”路上的“精进”使孙世红对“大法”的痴迷达到近乎癫狂的程度,她心里装的唯有荒诞的《转法轮》,除此之外别无他物。为了尽快去往“天国世界”,她瞒着家人拿出家中所有积蓄,交给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去印制反动宣传材料。她抛弃了工作,一心做“师父”要求做的“三件事”,还不顾一次次遭拒碰壁,敲门入户劝说人家退党退团,而每一次得到的也总是正义的斥责。

孙世红说,驱使她如此卖力“弘法”的,是邪教“法轮功”极力渲染的“末法时期”“大灾难”,还有“师父”随意给弟子画出的那张叫作“圆满”的大饼。而说到“圆满”,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又总是说“快了快了”。

就在痴痴企盼“圆满”快快到来的时候,这“快了快了”的呓语却化成了无情的魔咒,迫使孙世红的家境一天天走向败落。孙世红说,随着“修炼”的日益“精进”,她的家境一年不如一年。她家原来种了十五垧水田,还有一些旱田,车子、房子样样都有。自从钻进“法轮功”里,就不再一心一意过日子,每年还要交几千块钱的印刷费。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敛钱说是要印制宣传材料,还有向信徒兜售书刊什么的,其实都是在变着法的骗钱敛财。

“法轮功”对孙世红物质上的剥夺,让她的生活日渐困顿;而以邪教歪理对其精神上的控制,则使其家人的身心也连带受到摧残。孙世红说,邪教“法轮功”有许多怪诞的禁忌,除了“消业说”杜撰出的有病不打针不吃药,还有“去情说”制造出的不过夫妻生活,更为荒谬的是居然还有什么不吃葱姜蒜。这些禁忌死死束缚着“真修弟子”的灵魂,更让他们的家人无辜遭受熬煎。孙世红的丈夫无法忍受这难耐的心灵折磨,而孙世红则认为要想“圆满”必须彻底“修去名利情”,这样,一个从热恋开始组成的家庭便被“法轮功”无情地拆散了。

离婚后,女儿也随丈夫离开了孙世红。

邪教“法轮功”还赐给了孙世红另一个“福报”。

长期不规律的生活和“消业祛病”执念,让孙世红的健康状况一天不如一天,而她却依然坚信“师父”会保佑自己平安无事,坚信《转法轮》里编造的“法轮”“法身”“能量场”等都实实在在地存在于“另外空间”,并且,这些具备“特异功能”的“法器”也在时时为自己“发功”。

2002年年底的一个早晨,孙世红照旧对着“师父”的画像打坐练功。练着练着,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。因为痴信“师父”的“法身”会给自己“清理身体”,她依然不顾疼痛继续坚持“修炼”。最后,疼痛一阵阵加剧,终于让她在“师父”的画像前昏了过去。

孙世红的病是在医院治好的。她说,她是在牡丹江红旗医院做的子宫肌瘤切除手术。出院回家后,本以为在一起练功的“功友”会来看望她,但等来等去却不见有一个人上门。她说:那些人都是曾经的好邻居、好朋友,不想练功练得这么无情!

“法轮功”把孙世红“修炼”成了孤家寡人。

让孙世红产生孤独感的还有她的亲生女儿。女儿嫁到外地,一直也不愿回家看她。她曾让大姐带信让女儿回来,却很久也没有等来女儿。

她不怪女儿,因为她曾被“师父”“修去一切常人之情”。

回望以前的家庭生活,孙世红时常暗自悔恨。好在工作充实了她的日子,每天早晨,打开家门便是一片阳光。

Copyright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28253号-1

联系电话:0532-85916841  电子邮箱:qd85916841@126.com